苏杭游记

Written by    23:35 August 8, 2018 

太太在去过广州深圳之后,便对南方多有思念,对杭州尤其牵肠挂肚,杭州于她心中俨然已成了鸟语花香的同义词,清明假期前两周,她就说想去那边看看,我一想,干脆就在后来两周疯狂加班,把手上的活都给结了,然后请个年假凑了个八天大长假陪着她过去了。

从北京南站出发,只需五小时就到了杭州东(四月十号起通了复兴号就只要四个半小时了),刚到了杭州那会儿气温闷热无比,仿佛是来到了北京六七月份的初夏,又逢周末,街上人头熙熙攘攘,去西湖大概边上大概走了走便回了旅馆。第二天开始天渐渐阴了下来,偶尔飘着点小雨,才开始真正的游玩。

由于时间比较充裕,第一天不走寻常路先去了飞来峰和灵隐寺。飞来峰之所以叫飞来峰是因为其山体的石质与杭州周边山区不大一样,故杭州人便将其称作飞来的山峰,山只有百余米高,山底下周围则有很多从元朝至清朝的佛像雕塑,精美无比。

飞来峰佛像

灵隐寺就在飞来峰一旁,作为中国最早的寺庙,宏伟壮观,印象最深刻的便是里面供奉着一个几十米高的佛像,较之前在雍和宫见到的佛像还要大上几下,人站在底下就可以感受到无与伦比的震撼,更让我深有感受的是自古以来其实没有谁真正看见过佛祖,但是佛教仅凭在人类历史上几千年的发展,就可以催生出如此让人惊叹的工艺,让我觉得真正让人感到震撼的其实不是佛教,而是人类文明本身。在感慨老祖宗这些精湛的工艺过后,也不禁觉得很可惜曾经的这些技术并没有很好地传承下来。

灵隐寺

在西湖附近转的时候,正赶上岸边桃花花期的尾巴,岸边的柳树和桃树红红绿绿交相辉映,有几分姿色,和太太一起也是不刻意地转着,西湖十景去了绝大多数,尤其喜欢的是下雨天的曲院风荷,漫步在林荫小道,偶尔穿过树林来到岸边看着天上的雨点一滴滴地打在浮在水面的落叶上,水底的锦鲤慢悠悠地划来划去,一转角还能碰见一艘小木船,坐在岸边咖啡店阳台喝咖啡,太太喜欢得直呼以后要来当咖啡店员。除此之外其他的景点也十分不错,比如苏堤白堤和断桥残雪,伴着两岸的青山秀水红花绿树,骑着一辆自行车,很是惬意(不过据说节假日和周末是不允许骑自行车的)。我俩还一起坐了下手划船,船夫会边划船边给你讲西湖景点的背景故事,然后告诉你西湖的鱼虽然都被楼外楼给承包了,但是楼外楼的菜则是又贵又不好吃,我和太太一听自然也没去,最后去了大众点评和船夫都评论比较靠谱的杭州酒家,西湖醋鱼味道尚可,跟老妈做的红烧鲫鱼比起来感觉就是多了点醋和糖,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杭州的菜分量确实少,俩人吃了两三百下来还不觉得饱,如果用饭费x饱度来衡量菜馆的物价水平,杭州应该是高于北京的。

曲院风荷里的一支小舟

断桥残雪

西湖里的荷花

而后又去了浙江博物馆和胡雪岩故居,江南工艺的精致净收眼底,景点的观赏体验也很好,胡雪岩故居的建筑格局设计让我印象尤其深刻,果然有钱人的世界不仅在一百年以前是普通人难以想象的,在一百年以后一样是普通人难以想象的。

胡雪岩故居

浙江博物馆内

后来骑车骑过复兴大桥去滨江阿里和网易的大楼外面看了看,还去附近的电影院看了《头号玩家》,然后就奔着苏州去了。

苏州较杭州而言则是秀气的多,这一点从高铁站的大小就看的出来,只有五六个进站口,进站检票也只有两个,可能杭州毕竟还是省会。不过在苏州江南的精致气息倒是一分都不少,曾经的江南织造名不虚传。

狮子林

据说的狮子林走几步摆个头就是一处不同的风景,错综复杂,园林里面到处都可以看见的几何花纹也让我比较感兴趣,贝聿铭小时候就是在狮子林长大的,来了狮子林再去看看大师设计的作品,可以很明显地感觉到大师作品中的几何元素与狮子林里面的各种角落交相呼应,不得不感慨果然童年的记忆才是最深刻的。

狮子林里的石子路

狮子林里的门框

贝聿铭设计的香港中银大厦,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贝聿铭设计的巴黎卢浮宫博物馆,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逛完了苏州园林,又去逛了苏州博物馆和苏州中心,这两个现代建筑依旧保留了苏州织造的精致,前者同样是由贝聿铭设计,充满了简单而又美感十足的几何形体,后者建在金鸡湖边上,造型奇特被人称作苏州大裤衩,与北京大裤衩一样成了当地新地标,但是苏州中心的建造格局很不错,里面商场非常大逛得很舒服。

苏州博物馆内

苏州博物馆走廊

苏州中心

苏州中心底下金鸡湖旁的夜景喷泉

在苏杭游玩了八天,看遍了真正的江南水乡风景,感觉江浙的一带无论是经济水平还是人文气息确实对于国内其他城市要强很多,随处可见的鸟语花香,行人过马路的时候无论之前开的多么快的车辆都会停下来(虽然也有可能是交通规则所限定),除了表面上的硬实力,软实力上江浙的教育质量则一直有所感受,就我所待的计算机行业来说,领军人物大都来自于江浙,这次亲自感受了当地氛围,也不得不说江浙的发展好是理所当然了,是个好地方!

Category : feelinglife

Tags :